Wiki:英格兰与阿根廷的足球战争

阿根廷与英格兰之间的足球竞争(后简称英阿大战)是两国国家足球队之间以及各自球迷社群的一系列极其激烈的体育对抗。两支球队之间的比赛,即使只是友谊赛,也经常出现广受关注的事件、有时甚至酿成争议。

这种宿怨不同寻常,因为通常绿茵场上的宿敌存在于较近的国家之间,例如法国与意大利或阿根廷与巴西。而在阿根廷,与头号死敌之一英格兰的竞争是跨洲的竞争;只有巴西和乌拉圭可以与之匹敌。在英格兰,这被称为积怨之战;在该国看待这种竞争的火药味略微淡一些,与德国的比赛在大众心目中具有更重要的意义。

在20世纪下半叶的数场比赛中两队形成宿敌,尽管截至2008年,两队只在正式国际比赛中打过14场。但各种争议事件,特别是1966年和1986年世界杯两支球队之间的比赛,促成了这种竞争。在阿根廷,非足球事物,特别是1982年阿根廷和英国之间的福克兰群岛(西语称马尔维纳斯群岛)战争,也加剧了竞争。

然而,尽管阿根廷方面不断加深对英格兰的负面态度,但是是19世纪的英国移民为阿根廷引进并发展了足球运动,移民引入的制度机构形成了阿根廷足球协会,使得足球发展该国最受欢迎的运动;并且从20世纪下半叶到21世纪,数不清的阿根廷球员到英格兰俱乐部踢球,并在竞技和经济上收获颇丰,也极少造成争议问题。著名的例子有奥斯瓦尔多·阿迪列斯(托特纳姆热刺,1978-1988)、里卡多·比利亚(托特纳姆热刺,1978–1983)、克雷斯波(FIFA 100,切尔西,20003-04)、卡洛斯·特维斯(西汉姆、曼联、曼城)、贝隆(FIFA 100,曼联、切尔西)、哈维尔·马斯切拉诺(西汉姆、利物浦)、马丁·德米凯利斯(曼城)、加布里埃尔·海因策(曼联)、马克西·罗德里格斯(利物浦)、亚历杭德罗·萨维利亚(谢菲联,1978-80、利兹联,1980-81)、尼古拉斯·奥塔门迪(曼城)、曼努埃尔·兰兹尼(西汉姆)、巴勃罗·萨巴莱塔(曼城、西汉姆),包括现役国家队队员塞尔吉奥·罗梅罗、塞尔吉奥·阿圭罗在内,都深受英格兰球迷的喜爱。曼彻斯特城足球俱乐部是拥有最多阿根廷球员的英格兰俱乐部,卡洛斯·特维斯是唯一一个跟随英格兰俱乐部获得欧冠冠军的阿根廷球员(曼联,2007-08赛季)。

统计上,英格兰在这场竞争中处于领先地位,对阿根廷队为6胜(包括点球大战1胜)4负,5平。在世界杯上,英格兰队也以三胜(1962年、1966年和2002年),超越阿根廷队(1986年和1998年)的纪录而领先。

19世纪后半叶,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有庞大的英国移民社区,约有1万人。和世界其他许多地方一样,足球是由英国人传入阿根廷的。第一个有记录的足球比赛是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巴勒莫区,时间是1867年6月20日,由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板球俱乐部组织的,两队由英国铁路工人构成,分为白帽和红帽队(在早期,这是常见的用球帽而非球衣进行区分)。

被称为“阿根廷足球之父”是一位格拉斯哥教师亚历山大·沃森·赫顿,他于19世纪80年代初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圣安德鲁苏格兰学校首次教授足球。1884年2月4日,他创办了布宜诺斯艾利斯英语中学(简称BAEHS),并继续指导学生们足球。[5] 1898年,由BAEHS 的学生组成的校友体育俱乐部成立了。校友体育一步步成为阿根廷最成功的球队,在1913年解散前共赢得22个冠军头衔。

1891年,赫顿建立了阿根廷足球联合会联赛,五个俱乐部参加了比赛,但只进行了一个赛季的比赛。1893年2月21日,一个新的阿根廷足球联盟成立,并将最终成为阿根廷足球协会(AFA)。在阿根廷足球发展的早期,几乎所有的球员和官员都是英国移民或英国血统的人,因此阿根廷最早的足球俱乐部如罗萨里奥中央竞技、纽厄尔老男孩竞技和基尔梅斯竞技都是由英国侨民创立的。随着足球越来越受欢迎,英国对这项运动的影响逐渐减弱,到1912年,该协会被重新命名为阿根廷足球协会。

然而,英国人对阿根廷足球的影响体现在“角”和“翼”等术语的继承上,而非使用西班牙语意译。阿根廷一些著名的球队的名字也为英语,比如River Plate(河床),或者保留了部分英语,比如Boca Juniors(博卡青年),归结于英国人(英语)在这项运动中的广泛存在和在规则上的强制地位(一个类似的例子如西班牙最成功的的足球俱乐部之一的毕尔巴鄂竞技,队名中的“竞技”一词保留的是Athletic,而非西语中的Atletico,体现了英国在俱乐部历史上和建立之初的影响)。

在1966年世界杯冲突之前,两队已经交手过。阿根廷是除了苏格兰之外,第一支在温布利与英格兰队比赛的球队;这场于1951年展开的首场较量以英格兰的2-1主场取胜告终。

1953年,两队在布宜诺斯艾利斯踢了两场比赛。第一场比赛是阿根廷以3-1获胜,这被英格兰视为一场非正式的国际比赛,理由是派出了一支被称为足协十一人的二队。然而,这场比赛出现在阿根廷官方的国际比赛记录上,并被国际足联计为正式国际比赛,因此阿根廷人认为这是他们对英格兰的第一次胜利。后来,一位阿根廷政客称:“我们把铁路国有化了,现在我们又把足球国有化了!”

1953年的第二场国际比赛是两支球队公认的正式比赛:英格兰的阵容更强大,有拉姆齐(66年世界杯冠军教头)、洛夫豪斯和芬尼;阿根廷队则沿用了第一场比赛的阵容。然而,比赛在23分钟后因暴雨取消,比分为0-0。

两队的下一次相遇是在1962年的智利世界杯上,当时英格兰在小组赛中以3-1击败阿根廷,导致阿根廷被淘汰出局。1964年6月在巴西举行的国家杯(友谊锦标赛)中,阿根廷以1-0战胜英格兰,这是阿根廷在竞技性国际比赛中首次夺冠。

尽管有此前不短的历史,但是直至1966年、这届由英国举办最终由英格兰夺冠的世界杯开始,英阿大战才变得苦涩而激烈,展现出今日所熟悉的模样。

两队在本届世界杯的四分之一决赛中相遇,这场被阿根廷人称为世纪大劫案(el robo del siglo)的比赛,由吉奥夫·赫斯特头球建功,英格兰1-0取胜,而阿根廷人痛诉越位在先。

然而,这场比赛最争议一幕是阿根廷队长安东尼奥·拉廷连续接到两次警告,难以解释地被罚下。阿根廷人认为尤其第二次警告是不公平的,包括拉廷本人;而他拒绝离开球场,最终不得不在警察的护送下离开。拉廷在比赛开始阶段就因为对博比·查尔顿的冲撞而被警告过。随后,拉廷对赫斯特犯规,并莫名其妙地因为队友的犯规与裁判争论而再次受到警告而离场(不确定是哪两次警告导致了被罚出场,黄红牌的使用将在下届墨西哥世界杯期间生效,在国际足协记录中,拉廷在35分钟被连续两次警告罚下)。

在阿根廷广为人知的报道是,德国裁判鲁道夫·克赖特林说他罚下拉廷因为他不喜欢后者看他的方式;而英国报纸援引官方给出的原因是“使用威胁性话语”,尽管裁判不会说西班牙语。根据阿根廷一方的说法,拉廷似乎试图与德国裁判谈话,称他的裁决偏向英格兰队。拉廷可以分辨的行动是,展示了他的队长袖标,并试图寻找翻译。

英国裁判主管肯·阿斯顿进入赛场试图说服拉廷离开,但他的入场加剧了形势恶化,因为拉美球队已经在质疑英国和德国合作试图将他们淘汰出比赛(见参考)。被罚出场后,拉廷用手将角旗揉成一团(使用的是英国国旗),最后坐在地上不愿离开。比赛结束后,英格兰主帅拉姆齐拒绝让他的球员与阿根廷交换球衣,这本是足球比赛结束后的惯例;后来还在媒体上形容南美人是“动物”(“真是遗憾啊,看起来阿根廷人这么好的天赋都荒废了。我们最好的足球需要与正确的对手交手中展现出来——是指来踢球的队伍、而不是来模仿动物的”)。阿根廷媒体和公众对此勃然大怒,一家阿根廷报纸刊登了一张世界杯官方吉祥物“世界杯威利”(World Cup Willie)身穿海盗装的画像,以表达他们对英格兰队的看法。

出于公正性,特此提醒对此届世界杯的质疑可能出自南美观众的立场、一些怀疑论则可能偏重数据、赛果,而非场上实际情况。

本届世界杯五次罚出场外的第一次发生在小组赛阶段,阿根廷于66分钟翼卫12号阿尔布雷特被直接罚下,联邦德国与阿根廷0-0战平。

四支南美球队中,阿根廷和乌拉圭挺进淘汰赛。1/4决赛中,阿根廷于35分钟场上队长、中场10号拉廷被罚下,英格兰以1-0获胜;乌拉圭于49分钟场上队长、后卫2号霍拉西奥·特罗歇被直接罚下,并于54分钟中场19号赫克托·席尔瓦因累积警告被罚下,联邦德国随后打入三球以总比分4-0获胜;其余两场在社会主义国家匈牙利和苏联、资格赛入围的葡萄牙和朝鲜之间展开。

半决赛中,苏联在44分钟前锋11号伊戈尔·齐斯伦科被直接罚下,联邦德国以2-1获胜。

在1974年、1977年和1980年的友谊赛中,两队并没有表现出任何宿怨的迹象,下一场生死之战发生在1986年墨西哥世界杯上,又是在四分之一决赛阶段。这次遭遇因为四年前才结束的英阿领土冲突而成为了万众瞩目的火药桶,许多阿根廷人将击败英格兰视为报复英国的迫切机遇。

阿根廷队的明星球员迭戈·马拉多纳用手将球打进了英格兰队的球门,这一极具争议的进球让阿根廷队取得了领先。这个进球就在裁判身前,他却没有看到违例而判为有效,这让英格兰队和球迷们非常愤怒。赛后马拉多纳戏称这一进球由“上帝之手”打进,令此进球在英格兰臭名昭著,特别是在英格兰出局而阿根廷赢得最终桂冠之后。

在这场比赛中,马拉多纳打入了另一进球,被称为“世纪进球”,在2002年被评为世界杯历史上最佳进球,之后英格兰前锋加里·莱因克尔扳回一球,但英格兰以2-1输掉了比赛。尽管打进了第二个进球,马拉多纳在他的自传中写道:“有时我觉得我更喜欢用手打进的那个……这有点像偷英国人的钱包。”他还提到了福克兰群岛的冲突,“这就好像我们打败了一个国家,而不仅仅是一个足球队……虽然我们在比赛前说过足球与福克兰群岛战争无关,但我们知道他们在那里杀了很多阿根廷男孩,像猎鸟一样杀了他们。这就是复仇。”

在比赛结束时,英格兰队的史蒂夫·霍奇与马拉多纳交换了球衣,霍奇后来在2000年后把这件球衣借给了英格兰国家足球博物馆。马拉多纳称赞英国人不像其他球队那样使用粗暴的战术,经常犯规把他撞倒。

这场比赛极大地加剧了英格兰对两支球队对抗的怨恨,他们觉得自己被马拉多纳的手球骗走了奖杯,尽管离奖杯还有两场比赛要打。这两个进球在英国人心目中的重要性可以从2002年一次评选中看出,英国第四频道将此场比赛选为100个最伟大的体育时刻的第六位。同时在阿根廷,这场比赛被视为对马岛(英国称福岛)战争的报复,也是对1966年世界杯不公正竞赛的报复。

此后每当两队比赛时,这场比赛总会不可避免地被媒体在入场准备阶段提及,在英格兰尤其会提及“上帝之手”。

1991年5月25日,两队在温布利进行了一场友谊赛。在阿尔费奥·巴西莱的带领下,阿根廷队正在为即将到来的91年美洲杯做准备,他们随后赢得了冠军。这支南美球队新的一代主要在本土踢球的成员,正逐渐取代在前两届世界杯空前成功的阵容。比赛大部分时间处在在英格兰的控制之下,但在比赛快结束时,阿根廷在落后两球的情况下扳平,结果为2-2。达里奥·弗兰科(66)和克劳迪奥·加西亚(72)接角球头球得分。

尽管没有取得胜利,但阿根廷举国欢庆,尤其是阿根廷的两粒进球都来自角球,因为在阿根廷,角球通常被视为英格兰队的优势领域。

两队的下一次遭遇是1998年法国世界杯在圣埃蒂安的16强比赛中。这场比赛有很多瞩目的方面,包括一个被视为英格兰历史上最伟大的进球,由年轻的前锋、金童迈克尔·欧文打进的进球。

这场比赛也因贝克汉姆的红牌而被铭记。贝克汉姆被迭戈·西蒙尼从身后犯规,西蒙尼随后起身,并用手指轻敲了贝克汉姆的后脑,而贝克汉姆依然脸朝下躺在球场上。双方球员及裁判聚集来之后,躺在地上的贝克汉姆弯起小腿绊住西蒙尼并踢了西蒙尼,西蒙尼摔倒,裁判将贝克汉姆红牌罚下。

在十人应战的情况下,英格兰队顶住了阿根廷人的进攻,在比赛的最后时刻,在阿根廷禁区内的混战中,索尔·坎贝尔将球顶进了球门。当英格兰球员开始庆祝胜利的进球时,裁判吹了阿兰·希勒在进球前对阿根廷门将的犯规在先,进球无效。阿根廷发球门球,当英格兰球员还在庆祝的时候,球门球飞快踢出,英格兰人冲回场内并成功地阻止了阿根廷的进球。

加时赛结束,比分保持在2-2。在随后的点球大战中,英格兰的两个点球被阿根廷守门员卡洛斯·罗亚扑出,阿根廷以4-3获胜。

比赛一结束,贝克汉姆就被英国媒体指责在国际舞台上的表现的情绪性和幼稚反应;第二天《每日镜报》的标题形容英格兰队为“十只雄狮和一个傻孩子”,西蒙尼随后“招供”,承认自己装作被踢伤,就是为了使贝克汉姆被罚下,以及所有队友都在敦促裁判给贝克汉姆红牌。而《体育画报》严厉抨击了这次事件中阿根廷的自导自演,称西蒙尼先是“凶狠地侵犯了”贝克汉姆,然后“像一堵墙重重倒地”,令贝克汉姆被罚下,并提及阿根廷人用类似的“表演”令他们的下一个对手荷兰的球员被罚下(然而,阿根廷1-2输给了荷兰)。

下一场友谊赛在2000年,也是在温布利,但以0比0结束。然后,两队在2002年世界杯小组赛中再次相遇。在之前的三届世界杯遭遇中,英格兰队两次被阿根廷淘汰,因此英格兰人的紧张情绪非常高。英格兰队在小组赛首轮与与瑞典战平更是加剧了这种紧张气氛,这意味着他们要在与阿根廷的比赛中取得好成绩才能避免被淘汰。

在阿根廷后卫毛里西奥·波切蒂诺对迈克尔·欧文犯规后,时任英格兰队队长的大卫·贝克汉姆踢进了本场比赛唯一一枚进球——一粒点球,许多人认为这一进球令贝克汉姆在英国体育公众眼中完成了四年前被罚下的救赎。正如《纽约时报》在比赛报道中所描述的,“他因在1998年世界杯上被阿根廷人一手罚下而备受指责,但今天早上醒来时,他头上的光环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耀眼。”尽管阿根廷在下半场结束前采取了猛烈攻势,英格兰还是保住领先以1-0获胜,这多少导致了赛前夺冠热门之一阿根廷小组赛淘汰出局。阿根廷这次耻辱出局被广泛认为是对阿根廷在1986年和1998年世界杯上的肮脏手段和欺诈获益的恰当报应。

尽管阿根廷球员和公众都对判罚点球提出了异议,但这场比赛总体上是在一种良性的、高度竞争的氛围中进行的,丝毫没有1966年、1986年和1998年遭遇时的那种怨恨不甘。迭戈·西蒙尼和大卫·贝克汉姆,曾在98年比赛中冲突并导致贝克汉姆被红牌罚下的当事人,在这场比赛中场时握手致意。并不意外的是,阿根廷球迷对这场比赛以及随后与瑞典的平局感到非常失望。赛后,球迷中又出现了一种新的“质疑”:阿根廷队长贝隆因赛后要回英格兰为曼联效力,因此故意降低了自己的竞技水平。贝隆否认了这些“指控”。

两国最近的一场比赛于2005年11月12日在日内瓦的中立场地举行,当时这两支都已获得2006年世界杯参赛资格的球队举行了一场友谊赛。两队都派上了一线阵容。英格兰两度落后两度逆转,在最后时刻凭借杰拉德和乔·科尔的两次传中,欧文的两粒绝杀进球(87、90+2),以3-2击败阿根廷。比赛的结果和表现受到了英国媒体和公众的热烈赞誉。这场比赛的总体表现也没有前几次那么尖锐,《纽约时报》报道称,“以之前的冲突令人不快的标准来看,英格兰和阿根廷之间的针锋相对正逐渐变得温和,尽管这种缓和是相对而言的。最近一次交锋中,双方球迷敲打露台,高唱有关福岛(马岛)的歌曲,拿对方的粗俗和某些球员的取向开玩笑,不管怎么说,这些都代表了两国外交关系的显著解冻。”

竞争性赛事(6场,世界杯5场,国家杯1场):英格兰-3胜;阿根廷-3胜。

两支球队都曾在夺冠路上打败过对方——1966年英格兰、1986年阿根廷。

在1998年的世界杯上,阿根廷也击败了英格兰,比赛以2-2战平,阿根廷在点球大战中以4-3获胜,这是他们唯一一次在点球大战中相遇。

在俱乐部层面,竞争也很激烈。阿根廷和英格兰的俱乐部并没有太多的机会会面,但是当他们对抗时,也会发生一些引人注目的事件。

最令人难忘的比赛发生在现已取消的欧洲/南美杯。1968年,拉普拉塔大学生和曼联在当时被称为“洲际杯”的两回合决赛中会面。第一回合是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大学生队的支持者们大声应援,比赛在身体对抗上非常激烈,出现了争议红牌和受伤离场;曼联在第二回合未能挽回1-0的落后局面,大学生赢得了冠军。

9年后的1977年,利物浦拒绝与博卡青年比赛,于是博卡在与欧冠亚军门兴格拉德巴赫的比赛中获得了他们的第一个奖杯。1978年利物浦声称“日程冲突”再次拒绝洲际杯。

于是1978年河床的欧洲之旅中,阿根廷劲旅以2-1战胜了谢菲尔德联。这场比赛在谢菲联的主场布拉莫尔巷举行,作为亚历杭德罗·萨维利亚转会到这家英国俱乐部交易的一部分。1984年,独立竞技和利物浦争夺冠军。当时奖项被重新命名为“丰田杯”,比赛的形式也变成只在日本举行一场比赛,使得参赛队伍易于安排。独立队凭借何塞·佩尔古达尼的进球获得1-0小胜。

在2007年,和平杯在日本举行,河床和雷丁的比赛以阿根廷球队1-0获胜告终。同样在2009年加拿大埃德蒙顿杯上,河床队凭借奥尔特加的进球以1-0击败埃弗顿。

最近一次英格兰和阿根廷俱乐部之间的比赛是2011年7月阿森纳和博卡青年之间的一场友谊赛,属于每年一度在伦敦举行的酋长杯。

大批阿根廷球员、其中还有一些备受瞩目的明星,曾经或正在英格兰俱乐部踢球,在英伦三岛之外的球员罕有在英格兰踢球的时代,奥斯瓦尔多·阿迪列斯和里卡多·比利亚加入托特纳姆热刺,阿尔贝托·塔兰蒂尼加入伯明翰。

更多阿根廷人因为英超的建立和外籍球员涌入而到来。2006年,西汉姆联签下了卡洛斯·特维斯和哈维尔·马斯切拉诺,但后来发现这两名球员的签约条款违反了两项英超规则,俱乐部随后被罚款550万英镑。

英超2011-12赛季,阿根廷前锋塞尔吉奥·阿奎罗在最后一轮对阵女王公园巡游者的终场绝杀进球使他的球队曼城获得了44年来的第一个联赛冠军,他受到高度赞誉。

阿根廷人马塞洛·贝尔萨是利兹联的主教练,前国家队后卫毛里西奥·波切蒂诺曾是英超托特纳姆热刺队任教5年的功勋教练。

虽然1982年的领土冲突之前的比赛引起了人们的兴趣和情绪,但正是战争本身点燃了人们的激情,并加深了双方的宿怨。1986年世界杯的比赛前夕,两国的球迷(足球流氓)在墨西哥城的街道上和体育场里都发生过打斗,其中包括阿根廷流氓组织偷走英国流氓组织旗帜,还有不少英国球迷被阿根廷足球流氓打伤。然而,到目前为止,在比赛期间双方的行为总体上还是和平的,部分是由于体育场的安全措施的加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onafi365.com/,托特纳姆队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